_无味蓝染_

这里存档墙头本命 F王子和小狐狸的痴汉

【三日鹤】Fashion week lovestory (模特paro)

  Fashion week love story【三日月篇】

【三日一期】Fashion week love story

【刀剑乱舞】Fashion week love story(模特paro)[2]

【刀剑乱舞】Fashion week love story (模特paro ) [1]


本章中提到的设计,详情请参见Dior 16 s/s 秀场 

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

 

Dior Homme 今年春夏的秀场据说很花了不少的心思。

 

广阔的空间,高高的吊顶,场地中央毫不吝惜预算地布置了盛开着白色蔷薇的巨大花圃,大片大片的纯白让人不由得想起热爱繁花的前任设计总监,整块花圃被纵横交错的花间小径斜斜切割成数块不规则形状,只中间一条比其他都略宽的路将整片花圃一分为二。开场的时候模特从正中的小路穿过再从两侧回到后台,群闭的时候模特们从后台两侧沿花间小道走出,走到第一个与正中道路交叉的岔口的时候依次交错着穿过,到第二个岔口的时候再并成两列。

 

“其实这样的走法,真的很容易踩到前面的人诶……”鹤丸在第一次彩排的时候就这么想过。

(flag,都是flag)

 

这次的闭秀不知道是谁想出的花样又是谁定的秀场音乐,场边远远隔着花海的诸位看官只觉得眼前眼花缭乱的是一套套移动的人形衣架,模特们一个个踩着鼓点强劲的Bgm步履飞快,看自然是好看的,只是节奏太快让人连他们的脸都没能看清就下场了,更别说从上到下的一整套衣服,每个人恨不得自己能多长一双眼睛还自带慢放回放功能,实在是太快了,用目不暇接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当然,什么事情太快了都是容易出问题的。

 

明明走在鹤丸前面那位彩排时还没出什么状况,正式上场的时候可能因为紧张也可能因为bgm实在太有节奏,总之步子是越走越快,一变快就导致原本掐好了时间可以留出足够的余裕给对面来的那位先过的标准流程变成了两个人即将同时堵在路口的尴尬局面,意识到是自己走太快的那位只能极不协调地放慢了步子顿了顿等对面那位先过,事先没被打过招呼的鹤丸眼看着要撞上的时候一个急刹车停住,幸好前面那位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速度向前走于是才并没有真正撞上。

 

而走在鹤丸后面的三日月当然没有料到鹤丸会突然来个停顿,因此并没有来得及刹住脚步还按着正常的速度朝前迈,自然也就在意料之外同时也毫不意外地踩了鹤丸一脚,鹤丸下意识就要回头,“谁踩我?!”脚下步子不自觉就停了,三日月眉间一凛,压着声音用只够两人听得分明的音量说了一句“Don’t stop. go!”边说边极快地推了鹤丸一把,差点没推得鹤丸一个趔趄。鹤丸听出身后传来的三日月低低的声音透着一分克制的恼怒,甚至带有一丝不容抗拒的命令意味,可是鹤丸从小到大虽然顽劣有之也算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不说别人就连鹤丸父母也从来没有用过命令式的口气对鹤丸说过重话,鹤丸一下气不过刚想怼回去甩脸色,身后人又推着他往前,鹤丸这才适时地反应过来这可不是在闹市大街上,此时此刻自己是在时尚之都,顶级秀场内,一举一动可都有几百双雪亮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失态可谓是极不符合时宜不够专业的幼稚表现。

 

一瞬间辨明了利害,想了个清清楚楚的鹤丸恢复了新人应有的良好礼貌和专业素质,极其稳定地走完了全场,比起他前面那位的表现称得上是瑕不掩瑜。

 

下了场,没人注意刚下场的鹤丸立刻就冲去了洗手间,捧了一捧又一捧的凉水洗脸,一边洗一边暗想,若是自己那个时候作出什么稍微出格的举动,极有可能明天自己的名字就会出现在各大时尚杂志娱乐周刊的头版头条:“顶级秀场无名小模的惊人之举”“公然扰乱某著名奢侈品品牌发布,来者系谁”“冉冉升起的模特新星的陨落”“秀场背后,前辈与新人间不可告人的矛盾纠葛”……估计自己的模特生涯就要到此为止了,当初合同上写的违约金有多少来着?难道我要抛下一期一个人先走了?这才出来几个月就要打道回府不知道要被亲戚朋友嘲笑多久,自己的一世英名只怕也……”电光火石之间鹤丸已经脑补出了九九八十一场落魄小青年经历了惨淡的打拼岁月后黯然返乡的狗血大剧,想到这里,鹤丸已经不敢再往下联想自己可能的一长串悲情际遇,一贯思维跳跃脑洞清奇的鹤丸明显为自己的想象力所震惊,哆哆嗦嗦地打了一个冷战。

 

一直沉浸自我想象中的鹤丸同学丝毫没发现洗手池旁边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人正在慢条斯理地洗着手。直到烘干机嗡嗡的声音响起鹤丸才抬起头来,发现镜子里多了一张脸,不过那张脸并没有看着他。

 

鹤丸突然就停下了手上动作低下头去,沉默了一会儿,咬了咬嘴唇,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刚才……对不起……总之,谢谢你……”鹤丸的语意混乱而破碎,换了旁人应该完全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吧,而三日月也只是低着头,看起来只在一心一意地烘干自己的手,好像完全没听见也没在意身旁那个人到底在对谁道谢在对谁致歉,“那个……是我不对,是我注意力不够集中……我不应该,不应该停的,更不应该……冲你……”其实不知道是鹤丸实际上本就说不下去了还是三日月有意打断,总之“冲你”后面的话大约是两人都不愿意听到的,“好了,你说的已经够多了,我所做的又不都是为你,也是为了我自己,你当时要是停在那里后面的我也会很难办。虽说模特这行,确实有独特个性的人才能做得更长久,但是在秀场上,需要有个性但也不需要太有个性,”说到这里,三日月明显顿了一顿,微微转过脸来斜睨着鹤丸,鹤丸没敢抬头,意识到三日月在看着他头更低了低,“否则只会夺了身上衣服的风头,有时候只要做好最基本的就好。”三日月的目光又不动声色转了回去,“我所做的不过是我应该做的,你也不需要过分谢我,毕竟我还踩了你一脚不是么,我还没对你道歉呢,对不起,发生了意料之外的情况,不是有意的。”

 

三日月语气淡淡,神情也淡淡,不像是在说着刚刚发生的事,倒像是在说着谁家的猫儿又抓花了墙壁谁家的儿女又外出远游这类流水般的生活琐碎。

 

可是另一位当事人当然不会这么觉得,三日月这一席话说得是滴水不露机锋暗藏偏偏又在情在理,说得鹤丸好不容易酝酿半天的感激和歉意生生梗在了喉咙,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和只会添乱的新人,人家根本就不领情。嗯,典型的三日月的风格。

 

虽说三日月性子随和不摆架子但也不是个话多的,此刻竟然对一个还称不上有什么交情的新人说了这么多平常只会被三日月压在心底的话,三日月自己其实也暗暗吃了一惊。

 

其实三日月吃惊的不单单是自己对鹤丸说了这么多话,更多的是自己似乎真的对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后辈起了一些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情绪,那样的情绪的名字,人们通常把他们叫作“生气”和“失望”。

 

生气的自然是作为新人却没有最基本的低调谦逊的自觉,失望的是明明有着这么优秀的条件却不懂得好好磨练自己的专业素质,在如今这个社交媒体的作用空前强大,粉丝数目代表一切,明星网红星二代各路牛鬼蛇神都出来抢职业模特饭碗的时代,本就在行业底层的模特们对于能接到的工作更应该好好珍惜。三日月自知离上一个有着被称为黄金一代的大神们的那个时期已经过去了太久,一茬一茬的新人们来了又去,在几个飘雪落英的季节昙花一现,一个转身就又是相似却不再相同的新鲜面孔。

 

三日月见证了太多这个行业的残酷和无情,也目睹了太多这个行业华服前的新人笑和掩在华服后的旧人哭,所以在三日月的心里,其实是很想看到一些好苗子能够持续发光发热的吧,比如上次碰见的那个有着水碧色头发名叫一期一振的男孩,再比如眼前这个一身雪白唯有瞳孔灿亮如金的少年,所以今天才会在场上不自觉地动怒,到了场下又不自觉地想要刺激他,可是刺激完了却又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

 

“作为同行,以后我们很有可能还会碰见,到时候,还请多多关照。”说完三日月又挂起惯常的浅淡笑容,微微点了点头,“我还有事,那么,下次再会了。”

 

鹤丸很早之前从第一次看见三日月那天起就觉得,三日月每次离开某个地方就像从未在那里停留,而且似乎也不可能在某一处长久停留,就像是明明月光朗照,照彻之处却依旧空无一物。

 

三日月离开,留下鹤丸一个人在水池边愣神,鹤丸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鹤丸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的秀场又是怎么回的公寓,因为三日月的话一直徘徊在耳边,三日月的神情一直浮荡在眼前,像这个华丽城市午夜的风,风过处逶迤一地午夜宫廷靡丽华筵的香。

 

一期一振其实从鹤丸一进门就觉得鹤丸有点反常,因为鹤丸今天没像往常一样进门就冲他嚷:“一期,披萨还剩不剩了!?我快饿死了!”讶异的一期一振飞快地抬头看了鹤丸一眼确认了死党面色红润衣着齐整,遂又飞快地低了下去。

 

“披萨就在微波炉里,你饿了去热就好了。”虽然鹤丸今天没喊饿,一期还是决定像往常一样告诉鹤丸吃食的方位。

 

鹤丸没有走向微波炉,而是径直走向了抱着电脑的死党,一期一振正盯着屏幕,对着Netflix最新出的电视剧《13 Reasons Why 13个原因》看得津津有味。

 

鹤丸随手拖了个懒人沙发往一期面前一坐,顺手拿起了一期刚泡的咖啡,幽幽瞅着深交多年的死党,就是不开口。

 

五秒钟,十秒钟,二十秒……一期一振被鹤丸前所未见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终于把目光从屏幕上恋恋不舍地移开,“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幽怨地盯着我看,我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到底有什么话要说给个痛快行不行?”

 

一期一振笑哭+摊手jpg.

 

鹤丸浅浅抿了一口咖啡,似是对咖啡的冲调水准难以恭维似的蹙起了眉头,一期OS:“得了吧,我知道你从来只喝奶茶,连速溶和手磨的区别都喝不出好吗??”

 

“一期同学,请你以你单身18年零6个月的人格和我们这么多年一起逃课打小抄的交情担保,老实告诉我,你上次一脸娇羞地跟我说在DH的秀场上扶了你,还在后台安慰你的那个人,真的是如假包换的三日月宗近?”鹤丸放下了那只星巴克的限量咖啡杯,杯底“啪”的一声在玻璃茶几上磕出清脆的响。

 

一期内心OS+1:“还能开得起我的玩笑,鹤丸应该没什么大碍。不对啊,什么情况,鹤丸今天的异常状态原来跟三日月有关?担保就担保吧,还非强调单身18年零6个月干什么,娇羞又是什么鬼??”

一期一振:“…….”

 

空气里是满是微妙的情绪碰撞,一期一振吃不准三日月今天到底对鹤丸都干了些什么,在一期一振的印象里那个人向来懂分寸识大体以性格随和赢得圈内一致好评,应该也不至于干出什么才对,“不过以鹤丸这样的性格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这样呢真是让人好奇得紧啊……”一期OS+2。

 

盘桓良久之后,一期一振选择了一个看似简单实则意味深长的委婉回答,“是他。”

 

“他上次确实帮了我,三日月宗近,如假包换。我真的没骗你。”一期一振耸肩、摊手,老老实实说道。

 

“一期,你一定是被他漂亮的皮相和伪善的面孔骗了,无事献殷勤,肯定没安好心。认识你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单纯,你下次遇见他记得绕道走,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吃了,那个人,切开来一定是黑的!”鹤丸一脸笃定,语气幽幽,眸子灿亮如金。

 

 “难不成三日月真的对鹤丸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一期一振一脸震惊懵逼.JPG.

 

 

后记1:

其实也不能怪一期,彼时一期一振刚受了三日月恩惠没几天,正把三日月当做信仰一般无上崇拜,很久很久发生了很多事情以后一期才在无意中撞见三日月腹黑厚脸皮又不讲理的一面,一期一振当时的幼小心灵里狂风巨浪般上演着的心理戏码着实很精彩。

 

后记2:

这场秀虽然结束了,但是故事并没有就这么完结,没过多久就传出一条令人圈内人士颇感意外的消息,当时主持那场秀的那位一向以热爱创新创意著称的秀导,不知道为什么撤掉了那场秀里亲自构思而且耗资不菲的不规则花圃,总之后来那个场地内再也没使用过类似那次那样“别出心裁”的设计方案,而是老老实实换成了万年不变的经典“T”型伸展台,官方给出的理由是:安全、规整、不会出岔子。

 

后记3:

后来据一位与鹤丸一期他们玩得很不错的品牌工作人员悄悄与他们咬耳朵,那天的秀结束以后有人看见三日月罕见地没有很快离开,不但没有离开更是罕见的主动与艺术总监并其他几位设计师还有秀导搭腔,总监与三日月的关系一直不错,三日月给他们家拍的好几季的代言广告都是总监亲自掌镜,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反正是说了相当不短的时间,总之结束之后那位总监的脸色据说十分微妙,而旁边秀导的脸色可以说是相当精彩。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

 

 ============================

 

是的,为老不尊的明总骨子里并不全是白的,看起来乖宝宝的171其实也是个内心戏很足的OS小王子


最后,真的不要期待三日月跟两人能有什么好结果 随便开脑洞是不会有希望的我只说一次 已经被掏空手动再见jpg.


评论
热度(18)
©_无味蓝染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