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无味蓝染_

这里存档墙头本命 F王子和小狐狸的痴汉

【刀剑乱舞】Fashion week love story (模特paro)2

  Fashion week love story【三日月篇】

【三日鹤】Fashion week love story

【三日一期】Fashion week love story

【刀剑乱舞】Fashion week love story (模特paro)1

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


跑来跑去的casting和fitting告一段落,如火如荼的纽约男装周终于要拉开帷幕,鹤丸一期每天早出晚归,一天下来回到公寓草草冲了凉倒头就睡,累得连说话的闲情都没有。

 

男装周快接近尾声的时候,迎来了重头戏,Calvin Klein的春夏时装秀定在今天,这是纽约男装周里为数不多称得上顶级品牌的秀,也是一众新人最为看重的几场秀之一。一期他们单是给这场秀试装就来回跑了两趟,彩排也已经进行了两轮,就算是这样,鹤丸和一期直到昨天晚上都还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临时刷掉。

 

模特在开秀前一天临时被换的情况也不在少数,可能没有原因可能就算有原因也压根不会让你知道,但是怨愤也没有用,没有地位没有话语权的人除了接受毫无选择。这个行业就是这样,瞬息万变得毫无道理,不留情面也丝毫不会给予解释。这一点,他们的经纪人很早就告诉过他们。

 

化完了妆和刚卸掉上一场妆的新人们三三两两随便寻个地方就坐了,鹤丸一期上一场秀结束得早,早早赶到后台,现在已经化完了妆,找了片墙根拿出手机就在各大热门社交平台上流连忘返。鹤丸拍了张自己脸上秀场妆的特写还着重圈出了眼妆tag了化妆师,一期拍了张忙碌的后台顺手加了个黑白的滤镜也带上了品牌的tag,互相点了个赞。

 

“嗨,你们知道吗,这场秀不仅请了一众大腕来看秀,总监还请了好几位最当红的模特来走秀,”两人抬头,发现是跟他们住在一栋公寓的的同期,“据说还有位我们公司的前辈,你们知道是谁吗?”两人想了想,自打来了纽约,见过的人除了经纪人就是同住的新人,互相之间也不过是叫得出名字的交情而已,除此之外,还真没见过什么同行的其他人。

 

上场的时间快到了,后台众人准备完毕,模特们在台口按分到的衣服的顺序排好队,设计师在依次对衣服做最后的检查和调整,化妆师拿着化妆刷和唇膏搜寻着每个人脸上遗漏的瑕疵。

 

秀场的T台两侧、上方和正前方都布置了摄像机,设计师即使在后台也可以通过监视器从不同角度掌握模特和秀场的情况,此时的后台监视器一片漆黑。

 

不多时,人群安静下来,灯光渐亮,音乐响起,三日月一身双排扣深蓝缎面西装出现在监视器中央:外套和同色内搭的袖口绾到手肘处,露出的上臂线条流畅漂亮,深色面料更衬得三日月肤色白皙,再加上肩宽腰窄比例好的优势,一套并不算修身的套装被三日月穿得尊贵挺拔。

 

除了是天生的衣架子之外,三日月的秀场表现也不仅仅依靠先天优秀的身体条件,迥异于一般男模铿锵有力、走路带风的台步,三日月的台步虽然并不属于教科书般的准确规范,不过在圈内一直以极有个人风格而独树一帜。

 

意态闲雅,神色淡然,一身气度凝定,仿佛着身的不是什么为了符合现代快节奏生活而方便穿脱搭配的成衣,而是峨冠博带宽袍大袖,需要一层一层覆加其上珍之重之的华美裳衣。三日月的步调不疾不徐,姿态悠游得不是走在菲林闪烁的伸展台而是漫步在自家后花园。虽然敛了整日挂在面上的笑容,唇边也抿成薄薄一线,可是那一双淬了月华的眼睛怎么看怎么带着三分笑意,一颦一顾间依旧温雅出尘。

 

在监视器上看见三日月的时候,那张脸一瞬间勾起鹤丸一期为数不多陪自家母上大人拎包血拼的记忆,在那些记忆的片段中,似乎确实存在过那么一张只会出现在顶级名表香水和彩妆专柜巨幅海报上的脸。按说那么一张过目难忘的脸本不该这么容易淡褪,只是这两个男孩子做拎包小跟班时恨不得随时随地能歇下来玩手机,自然也不会有太多注意放在妈妈们到底逛了些什么。

 

历数目前活跃在台前的模特,欧陆和拉美的最多也最吃香,那些来自亚平宁半岛的男子五官有着太阳神般雕塑出的深邃,不列颠的绅士们身上总带着口音里氤氲不去的复古,维京后代们的容貌里生来冰雪气息冷峻,拉丁裔流淌在血脉里的永远是夏日艳阳的热烈撩人。不同于上述任何一种,三日月的一张脸上同时混合了西方的立体与东方的精致:下颌线条利落,唇形分明,明明眼角眉梢挥之不去的是夜樱吹雪的风情,可看人时的目光又疏淡朦胧望不真切,像隐在流云背后的新月只露出一片浅浅光晕。三日月的身上也同时混合了两种气质:孤高遥远和温煦动人。

 

那是他们第一次看见三日月真人,也是第一次将三日月这张脸这个人和他的身影认真且深刻地烙在眼中。

 

至于为什么说是第一次,为什么在之前casting、fitting乃至后台候场时鹤丸和一期都没有瞧见过三日月,当然并不是他们不想看见,三日月是受邀来走秀,鹤丸一期这类新人自然不好比,不需要提前多日到处赶场参加casting,fitting也与新人们错开了时间。即便同在后台,每场聘用的各家模特少说30位往上跑,化妆师又通常人手紧俏,到的早的先化妆,化完了的自己找个角落待着等穿衣服,不时会有杂志采访还要配合摄影师拍后台照和大头照。很多设计师临上场之前都还要对衣服进行最后的调整,真正能够歇下来互相熟络的时间并不多。更别说三日月这样的自然一到场就被人团团围住,好几双手在头上脸上翻飞的同时还得与必要的人寒暄,三日月和他们之间隔了无数忙碌的幕后英雄和一排排仔细装在棉布服装袋里即将正式亮相的宝贝衣服,鹤丸他们看不见也是正常。

 

彼时在后台还未出场的两位新人盯着监视器画面,肤浅地以为三日月果然最适合这种用料考究,剪裁精良的套装,后来再在无数秀场杂志上看见三日月演绎无数套风格各异的服装才真正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品牌都么喜欢请三日月站台和代言,不单单是因为那张无可指摘的脸和那副上帝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才捏出来的身体:夸张前卫的设计在他身上得到收敛,浓重激烈的配色变得能够驾驭,朴素寻常的面料被穿出亲肤的柔软和干净,最容易显得流俗和臃肿的皮草落到他身上也只剩世家公子的清贵,而本就高级的,他可以穿得更高级。

 

“到底什么样的家庭和环境才能养出三日月这样的人……”一期一振暗想。

 

“我敢打赌,就算三日月裹个蛇皮袋上身也能穿得像皮草。”鹤丸轻轻摇了摇头,半是无奈半是赞叹,金色的眸光带着亮。

 

不得不说三日月那套衣服确实完美凸显了CK极简的设计风格,精良考究是肯定的,只是精良考究之下也有着美式张扬外露的性感(这两个刚入行的新人当然不会知道CK的风格一向被称为“纵欲的极简”,不过当他们看到CK的牛仔裤和underwear的广告一瞬间就了然了)。之后又过了几个星期,当鹤丸一期在巴黎看见三日月出现在另一个同样以极简著称却被形容为“禁欲的极简”的品牌Jill Sander的秀场上时,两人一致认为,三日月还是穿回CK吧,纵欲就纵欲,JS把他穿得未免太清冷了些,看起来就像高高在上不近人间烟火的神明,让人感觉在心里想想他的名字都是亵渎。

 

鹤丸和一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完的那场秀,因为某人的身影始终在眼前萦绕不去。不过印象深归印象深,鹤丸和一期也没有天真到以为自己真能和三日月在工作场合之外有什么更深的交集,纽约的工作结束之后他们立即就要飞往下一站伦敦。

 

而对于三日月,伦敦的时间太短也没有太过重要的秀,他在纽约还有一些拍摄工作,完成之后直接飞往米兰。

 

而三日月第一次注意到他这两个同公司的后辈也恰恰是在米兰,Versus秀后举办的Party上,两个明显不会喝酒的男孩一杯酒水都没有拿,所有人不是在social就是在跳舞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个默默站在角落吃点心。

 

银色头发的男孩一双少见的琥珀色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好奇,水蓝发色的看起来很有些不安,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两人很少出入这种场合。

 

早就Social完毕正坐在吧台边独自喝酒的三日月已经若有若无地向鹤丸一期那边瞟了很多次,两人孤单尴尬的薄薄身影勾起了三日月一些久远的记忆,多年以前依稀也有这样一脸青涩的少年在许多次衣香鬓影的聚会上茫然四顾、不知所措。三日月本不是个愿意主动招惹别人的性子,只是招来侍者低声吩咐给那边送两杯低度数的甜白。

 

侍者托了酒走到两人身边,微微欠身,“这是三日月先生送两位的酒。”一期鹤丸齐齐一愣,看了看侍者又转头找了会三日月,三日月正举了杯遥遥对他们敬酒,迎上两人的视线,三日月笑了笑,似乎还说了什么,看口型大概是“Cheers.”

 

确认了是三日月送的酒无误,两人齐刷刷地脸一红又一白,红的是不好意思,白的是因为自己并不很会喝酒可是又不能驳了三日月的好意,碍于礼貌两人还是取了杯浅浅尝了一口,酒体顺滑果香馥郁,不单单喝得下去还意外的挺好喝。

 

两人尝了一口,又尝了一口,喝着喝着就放不下杯子了。鹤丸本来就是耐不住寂寞的个性,之前碍于没什么熟悉的人放不开,此时一杯酒下肚觉得在场的俊男靓女谁都是朋友,玩心一上来就准备往舞池走,又想起一期也一直在自己身边没怎么好好玩,根本不征询一期意见就把他往舞池拉,“一期,快走,我们也过去跳舞!”

 

此时的一期一振正喝得神思有些不清醒,鹤丸的建议在脑子里过了一圈还没有处理出结果身体已经被鹤丸拉进了人群。

 

三日月远远望着一手拽着一期一手举着酒杯的鹤丸像一尾银白色的游鱼滑进舞池中央,本来就是漂亮到打眼的两个人,不出所料很快便有同行的模特过去搭讪。

 

“果然白葡萄酒没有人会喝不下去,模特这行各种派对酒会少不了,不会喝酒可不行。”吧台边独坐的男人幽幽地自言自语,悠悠地晃着手中香槟,眸中金色的月亮和淡金的酒液辉映,是引得人呼吸一滞的美丽。

 

吧台后的酒保看得呆了,丝毫没有发觉手里那一杯即将调好的威士忌碎冰已经被他不知不觉地倒入了太多的姜汁啤酒。

 

三日月慢慢喝下杯底的最后一口,唇边一抹笑意莫名。


(楔子二 end)


=====================


会有人想看鹤丸一期走Dior Homme吗???请免费提供给我脑洞可以吗??

宁愿不要爱心,想要评论,没有评论就没有更下去的动力,就是这么任性妄为。要知道这个注定无法收场的故事注定没有车没有he啊!!









 @栀南 

评论(18)
热度(9)
©_无味蓝染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