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无味蓝染_

这里存档墙头本命 F王子和小狐狸的痴汉

有人评论说 听的时候有一刻感觉明哥就是崇祯

还有人说 每年冬天都会想起这首歌,暗红的皇城和精白的新雪。

诶,说的真好,写的真好,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点了个赞233

于是我脑海中就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那年皇城,第一场雪,沉沉天幕下,下得粘稠,无边席卷,长长的城墙上沿一溜映着微光。谁披着大氅,躬着身,风从缝隙渗进去,手伸出来紧了紧领口,又躬着身,向远处尽头更幽深出走去,不见来路苍苍,去路茫茫,长街无尽。城墙之高,皇城之深,血色与雪色,都如此之凉。

老臣 旧臣 功臣 权臣 罪臣 佞臣 二臣

览 一江风月 思潮汹涌


评论
热度(4)
©_无味蓝染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