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无味蓝染_

这里存档墙头本命 F王子和小狐狸的痴汉

[刀剣乱舞][药宗/隐织田宗]梅雨明け/梅雨晴时 1/3

有颗栗子:


OOC,OOC,OOC。


历史废。历史废。历史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主CP药宗,隐藏织田宗(或者其实是反过来?w)不知道算不算ntr……【ntm【写这个只为满足一己私欲,觉得雷的话要么右上角x要么……你来打我噻【。


BGM  http://www.xiami.com/widget/0_3521543/singlePlayer.swf 


ok?→go





魔王麾下有一把倾国之刀。
信长公在桶狭间合战一战成名,打败今川义元所得的战利品,名刀义元左文字。名为宗三的名刀被磨短、重新刻铭,永生都被刻上前主身死自己沦为战利品的魔王烙印。
确实是……不负魔王盛名。而药研却没想到初见宗三,宗三就是这样一幅半死不活的样子。

说是半死不活或许有点言过其实了,名为宗三左文字的付丧神,只是浑身散发着一种懒洋洋的,心不在焉的氛围,倚坐在廊下发呆而已。纵使察觉到了自己,投射过来的视线也像是直接穿透了此身一般飘忽游移,教人不禁怀疑那双异色的双眸是否根本无法视物。
即将入夜了。那人就这么随意地坐在晚风中,露出一段白皙的小腿,似乎并不在意暮色低垂,也不在意脚踝已经被夜露打湿。

“宗三殿下。”
药研出声提醒:“季夏*①多雨。再这么坐下去,会着凉哦。”

被叫到名字的付丧神抬眼看过来,露出了一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冶艳的笑容。

“——啊啊。”

宗三只是那么笑了笑,似乎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就连笑容,也有那么一点虚无缥缈的意思。

药研又远远地守望了一会儿,随后微微欠了欠身,离开了那条回廊。


信长公很中意宗三,只是这中意与对药研的赏识不同,宗三是从不上战场的。宗三的本体被束之高阁,而魔王对宗三的欲求却从未停止。药研作为魔王的近侍刀,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魔王对宗三做了什么,所以也更明白宗三没有说出口的恨意和抗拒。
即使被强迫卷入现世的欲望浊流,被苛责到连移动身体都做不到,被嘲弄,被要挟,山樱色的付丧神也没有一天,向魔王俯首称臣。

付丧神无法选择自己的主人。主从关系或许可以束缚住他们的身份,却无法束缚他们的心。
药研名副忠诚之刀,他敬佩并且忠于信长公。
然而也并非不可理解宗三。

房间里的动静渐渐平息了。
中途宗三发出过几声痛哼,雷雨也没有掩盖住那声音,想必是痛极了。药研端坐在拉门后,静静地想道。
信长离开房间后,药研又等了一会儿,才轻轻地打开了拉门。

宗三像是睡着了似的,背对着药研躺在被褥之间。
薄桃色的发丝凌乱地散落在背上,流过腰线时垂落下去,挡住肌肤上星星点点的暧昧痕迹。墙角的灯笼散发出幽幽的火光,宗三象牙白的躯体在温暖光晕中徒生出一种惹人怜爱的淫靡的美感来。

药研从壁橱中取出一床干净的被褥,抖开了覆盖住宗三的腰腿。
“宗三殿下……总是这样的话,您会着凉的。”
“……”
“那么,失礼了。”

药研除下手套,将热毛巾拧干,尽量轻柔地清洁着那具斑痕累累的身体。
或许是药研擦拭的力道很舒服,或许是雨声具有某种安抚人心的力量,或许也只是疲倦终于席卷而来,向来不曾在此时出声的宗三像是叹息一般,轻轻地开口了。

“药研殿下……”
药研的手顿了顿,然后像是回应那叹息一般,又再轻轻地按了下去。
“是。”

“战场杀敌……是怎样的感觉?”
“和主人并肩作战……是怎样的感觉?”
“沐浴敌人的鲜血……是怎样的感觉?”

宗三停顿了一下,像是猜到不会得到回答一般,轻笑了一声。
“义元至死,都未拔我出鞘*②……”
“此身之烙印,是不是就是目送他的性命化作桶狭间一滴露水的我……所应得的报应呢……”

药研只是继续手上的动作,宗三凉薄的身体回暖,背对着药研的身躯随着呼吸缓缓起伏,似乎已经睡着了。
药研没有出声,也没有掀开被褥继续擦拭宗三的身体,他将毛巾拧干搭在木桶边,用手掌捂热了丁子油,手指抚摸过腰眼那处魔王刻印,而后微微俯下身,力道轻柔地按了下去,在宗三的耳边低吟道:

「瀬を早み、岩にせかるる、滝川のわれても末に、あはむとぞ思ふ」*③

“您说是不是呢,宗三殿下……”

药研等了一会儿,在渐响的雨声中把宗三散落的发丝捋到一处,手指下的皮肤滑得像是刀刃一样,唯独那处刻印粗糙的质感,带起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施虐欲望来。
一直背对药研的那个人轻轻地侧过身,异色的瞳眸终于漾起了笑意:

“那里,还有些疼,药研殿下。”


                                      つづく
----------------------------------------------
*①季夏(きか),即6月。
*②据说桶狭间合战织田先锋军突入义元营帐后义元拔刀(宗三)自卫,但由于个子太矮宗三太长没拔出来(……。)给义元点个蜡【。
*③瀬を早み 岩にせかるる 滝川のわれても末に あはむとぞ思ふ-崇徳院
出自《小仓百人一首》
一译:河川流湍急 纵为崎岩隔东西 相会亦有期
即使二人如今暂时分别,日后一定相会有终。
“滝川”泛指浅滩急流,引申为热烈相爱的二人。(出自《题不知·词花集·恋上·二二八》)



评论
热度(42)
  1. _无味蓝染_甘栗屋 转载了此文字
©_无味蓝染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