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无味蓝染_

这里存档墙头本命 F王子和小狐狸的痴汉

圆面包:

记录一下我对于清北的一两点看法。


由来已久的恩怨情仇暂且不提(可以脑补整一档案馆的文),我就说说小打小闹的日常现状。


关于前段时间招生的事,北大那边怎么样无从可知,清华这边的气氛倒是习以为常的一片淡定,与其说有少数关注者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不如说绝大多数人对两校的某种“默契”早已心照不宣。


相对处理其它高校的事时清华的沉稳成熟,一遇到北大,清华就会显得孩子气来。至少我相信现在还会有老师对清华子弟说“做xxx事做不好被人笑话了,就说自己是北大的”,这种句式和诙谐的语气大学四年听了不少,偏偏这种老梗清华人十分受用,每每提及大家都会忍俊不禁,那种随时随地黑北大的快感其实是一种很天真的情绪,对于大多数根本毫无过节的学生来说,无关历史甚至无关现实,说不上来为什么,仅仅是“北大”的一个名字,就会勾起这种情绪,就好像上小学的第一天见到同桌的女孩子,你就是想欺负她。


就算是不知腐为何物的理工男,也基本默认清华的cp毫无疑问是北大,而且还是在嫌弃了一通后才承认的标准傲娇式,你见过小学男生的恋爱吗?起哄、巴不得北大那边出乱子,在得知某某竞赛结果时,第一反应就是“那北大呢”。归根结底,幼稚的竞争心理源于对对手能力的肯定——想象两位正在对弈的耆宿吧,棋逢对手间悠悠岁月倏忽倒流,雪鬓霜鬟恍惚为辩日顽童。姑且就认为恋爱会让两个人变年轻。


强者之于强者,是让人既懊恼又向往的存在,不妨将折磨看做为两者交流的方式,罗素对维特根斯坦又爱又恨,他写信给情人抱怨这个学生的同时又保持着密切的来往,“令人筋疲力尽的才华”不啻于一种激赏。社会上作为谈资的两校的种种轶事,不过是它们对彼此的另一种向往罢了。学生更从来不会把矛盾当真,纵然两看相厌,也是惺惺相惜。


说回清北cp,套用季老的话就是“北大与清华双峰并峙,领袖群伦”,如果八十多年前也有高校拟人,那这俩就是学者公认的一槌定音的cp关系,只不过放到今天多了个腐不腐的问题。腐否?腐。问题解决。至于谁压谁——在我还没从母校搞基的微妙心情中回过味来时,我就下意识地站了清北,大概这就是你发现你老爸搞基,接受他是1号要比是0号来得快些。朋友发现北大被压是热门,也表示“觉得莫名地涨面子”。想来延续两校优良传统,隔壁学生估计是力挺北清。


但是微博段子里“腹黑总裁+傲娇炸毛”的设定实在令人悚然,我理解搞笑的需要,但说认真的,这种都市恋爱轻喜剧都不爱用了的戏码不适合这对。说清华高冷倒还凑活,因为智商高情商低的普遍印象再加上整日闷头研究、对爱人的“撒泼”能忍则忍以至于看起来有些冷漠——呃、高冷可以有,但总裁就真的算了,令时尚界弯男吐血的邋遢着装是清华的风景线,拟人的话怎么可以忽视这一萌点?就像黑塔利亚拟人那样,国家形象不仅考虑历史,也考虑风土人情、国民性格,所以综合两校男生的形象来看,清华男理性老实,头脑精明但经常看起来有点呆,所以一定程度的腹黑是可以有的;北大男风度翩翩,能说会道,但揭开表层则会有意想不到的慌张可爱的一面,所以一定程度的傲娇也是可以有的,只不过这种硬性属性不可以太过,否则同人无异于叶公好龙,喜爱的是模式而非这一双人。


清北进击国民cp当然是有潜力的,因为年下这个萌点,因为历史中取之不竭的梗。一个是诞生在前朝王府的留美小少爷(庚款的资助让清华始终要比北大过得优渥些,大概这一点可以联想总裁?总之够了=_=),一个是彼时已然名家云集、继承太学正统的京师大学堂……光是初遇就可以写个荡气回肠的长篇了,总之快吃安利。


高校拟人,其实最直击心头的就是那份救我中华的热枕(也是我看老九门同人最感动的地方)。知识分子作为一个社会的良心,共同嗅到那悲哀的味道,他们看到民国盛在玻璃杯里,理想是那样美丽而易碎,于是他们为了救国而奔走,兴学养才、投笔从戎。日寇进犯华北之时,谁又能忘茅草土墙旁,学生们高唱“千秋耻,终已雪;见仇寇,如烟灭。大一统,无倾折;中兴业,继往烈!维三校,如胶结;同艰难,共欢悦。神京复,还燕碣!”真真热血不曾凝固,河山代代长青。


初见时倾盖如故,战火时相濡以沫,那份水滴石穿的脉脉真情穿越时光流淌至今。惠风荡繁囿,白云屯曾阿,余之水木清华,只愿你安享月色荷塘,那是怎样一种明澈醉意?但闻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完全是有感而发,毫无逻辑。如果能抽出一点点时间画画就好了……


 


最后祝愿两校友谊长存清华干翻北大













官方周边,照澜院有售,当年我真开窍XD



评论
热度(436)
©_无味蓝染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