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无味蓝染_

这里存档墙头本命 F王子和小狐狸的痴汉

焚砚:

    我平时看书有摘录的习惯,最近感觉周围比较乱,就在课上摸鱼整理了一些我自己很喜欢的句子送给大家!把这些句子顺一遍,觉得自己都平静了不少,希望大家也能平心静气,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




严歌苓《扶桑》



你活你的,为那个只有你自己知道的道理微笑和美丽。





村上春树《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





卢照邻《长安古意》



节物风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须臾改。
昔时金阶白玉堂,即今惟见青松在。
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
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





西尔维娅·普拉斯《疯女孩的情歌》



I shut my eyes and all the world drops dead; I lift my lids and all is born again.





王维《终南别业》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三岛由纪夫《金阁寺》



不被人理解已经成为我唯一的自豪。所以,我也不会产生要让自己被理解的、表现的冲动。我觉得命运没有赋予我任何能醒人耳目的东西。于是我的孤独愈发膨胀,简直就像一头猪。





《金刚经》第三十二品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印度民间格言



不义使人得志,不义使人得势,不义使人得所欲得,但他们将从根烂起。





紫式部《源氏物语》



凡事都要看你怎么自处的呀。胸怀开阔气量大的人,福分也就跟着大;心地狭窄的人,即使能登上高位,也总嫌其欠缺精神上的丰裕感;性急的人,则又难久安于其地位。所以,只有宽厚稳重的人才能活得长寿呢。





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 





孔尚任《桃花扇》结尾北曲《哀江南》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古兰经》



信道而且行善者,我必定勾销他们的罪恶,我必定以他们的行为的最优的报酬赏赐他们。





苏轼《定风波》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旧约《耶利米哀歌》



耶路撒冷在困苦窘迫之时,就追想古时一切的荣华。她的百姓落在敌人手中,无人帮助;敌人看见,就因她的毁灭而嗤笑。


耶路撒冷犯了大罪,因此成为不洁净;素来尊敬她的,见她裸露就都蔑视她,她自己也叹息退后。





纪伯伦《沙与沫》



诗不是一种表白出来的意见。它是从一个伤口或是一个笑口涌出的一首歌曲。





松尾芭蕉《奥の細道》中的《蝉》



閑さや岩にしみ入蝉の声


(万籁闲寂 蝉鸣入岩石)





杨慎《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赫尔曼·黑塞《德米安》



我常幻想未来的景象,梦想自己可能会成为的角色,或许是诗人、预言者、画家等等。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写诗、预言或作画,任何人生存的意义都不应是这些。这些只是旁枝末节。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





苏轼《临江仙》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夏目漱石《草枕》



发挥才智,则锋芒毕露。凭借感情,则流于世俗。坚持己见,则多方掣肘。总之,人世难居。





村上春树《奇鸟行状录》



我或许败北,或许迷失自己,或许哪里也抵达不了,或许我已失去一切,任凭怎么挣扎也只能徒呼奈何,或许我只是徒然掬一把废墟灰烬,唯我一人蒙在鼓里,或许这里没有任何人把赌注下在我身上。无所谓。有一点是明确的:至少我有值得等待有值得寻求的东西。





《黍离》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汪曾祺《我为什么写作》



我事写作,原因无它:从小到大,数学不佳。
考入大学,成天泡茶。读中文系、看书很杂。
偶写诗文,幸蒙刊发。百无一用,乃成作家。
弄笔半纪,今已华发。成就甚少,无可矜夸。
有何思想、实近儒家。人道其理,抒情其华。
有何风格?兼容并纳。不今不古,文俗则雅。
与人无争,性情通达。如此而已,实在无啥。





袁了凡《了凡四训》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此义理再生之身。





李叔同《送别》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迈克尔·翁达杰《世代相传》



很害羞,不愿意打扰任何人,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这是自我保护的唯一办法。把恐惧埋在心里,这样就不会伤及他人。





苏轼《浣溪纱》



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心经》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第三部《晓寺》



所谓艺术就是巨大的晚霞,是一个时代所有美好事物的燔祭。自古延续下来的白昼的理性,被晚霞无意义地滥施色彩所践踏。以为会房屋持续下去的历史,也突然意识到了末日的来临。美,横亘在人们面前,把人世间的一切变为徒劳。





老子《道德经》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龙应台《中国人不一样》



我个人并不担忧异国风情和神秘感的消失,真正的文化差异可以提供足够的空间让想像奔驰、好奇心深掘,而不冒扭曲的危险。扭曲一个文化固然可能点燃有趣的“创造性的误解”,却更可能导致毁灭性的仇恨。





    再说一点自己想说的话。


    "In me the tiger sniffe the rose",这是萨松的一句诗,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我觉得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种人生境界。


    很多时候人在受冒犯(或者感到自己受冒犯)时,就会容易放任心里可怕的大老虎而忘掉那朵花儿,言行作风变得非常凌厉。从养生角度来说这样是有害的,《黄帝内经》就说“怒伤肝,喜伤心,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百病皆生于气”,尤其是怒气郁结于内的时候,短时间可能完全没有影响,但久了总归不好。


    我思想上有点偏向于道家,很信负阴抱阳、冲气为和的那一套,《道德经》真的推荐大家有时间看一看、背一背,很多话都相当有启发性,比如“圣人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之类。


    这两天首页一直在炸,群里也有一些相关讨论,对于这些事情我真的很害怕,哪怕完全没有牵扯到我,但光是看着那样的爆发我都会觉得很惊慌,应该说是太胆小也太敏感……不夸张地说,差点哆嗦着把所有人都取关,还好最后冷静了。


    但我把这种恐惧说出来之后,没有被嘲笑,而是被很温柔地安慰和保护了。


    lofter上大家都来开玩笑说要挂我更新太慢,群里的朋友们在谈到相关话题的时候也会慈祥地说巩巩乖哦去吃你的威化(。)就好,我真的非常感动、感激。


    这更让我坚信了我之前一直坚持的一个观点,那就是所有人都是善意而且温和的,只不过可能有的时候恰好遇到一些事情,会冲动一下、愤怒一下,但心里依然是柔软的、可亲的。所有人都能做到把这种善意温和拿来给亲友,而有一些人则能够用这样的心态去对待整个世界,这样的人是我的榜样。


    我不是说为了不吵架这个目的,我们要扭曲一些标准甚至是包庇错误的行为,错的就是错的、要改正就是要改正、要弥补就是要弥补,这不可以姑息。但是在目的上,存在着“想让事情得到解决”和“想踩你、想落井下石、想通过贬低你来抬高自己”这样的区别,而目的上的不同,就会决定方式的不同。


    也听说过有处理得很好的事件,大家都挺心平气和的,完事以后该删掉的东西删掉、该改的地方改掉,好好道歉好好原谅,以后绝不再犯,日子一样都能好好过。


    人都会犯错,而在我们所谓的“圈子”里,其实很少有值得不共戴天、老死不相往来、终其一生无法原谅的矛盾——如果真的有,那解决恐怕就已经不限于这个圈子或者说网络了。所以至少当问题还局限在这个范围里的时候,其实可以都温和一点。当然不能强求说对待这种事要拿出对待亲友的亲切,那就有些虚伪和浮夸了,但至少可以少一些火药味。


    不知不觉又废话了好多……嗯,最后送给大家一首我珍藏的《不气歌》:



他人气我我不气,我本无心他来气。


倘若生气中他计,气出病来无人替。


请来医生将病治,反说气病治非易。


气之危害太可惧,诚恐因病将命弃。


我今尝够气中气,不气,不气,就不气。





所以呀,我们不气不气。不开心了来找我呀,悄悄卖萌给你看> <


【我装[哔—]装得这么辛苦你们都不夸我,干嘛都看tag!还有爱吗!】

评论
热度(326)
  1. yee焚砚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小落叶的肉
©_无味蓝染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