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无味蓝染_

这里存档墙头本命 F王子和小狐狸的痴汉

【三日鹤】无论过去或未来4

水祭之主

上个星期没放假,昨天中午才放的……
明天还有一更
为什么又是吻结尾

小狐丸随着大部队回到本丸时大家都快把一堆点心抢完了,其中以鹤丸为首抢的最多——他直接把盘子都顺走了。不过好在鹤丸把一部分分给了短刀们,才没有被刚回家的一期一振打死,毕竟小朋友们的身躯太柔弱比不上打刀太刀,抢到的少一点。
小狐丸换了内番的衣服再去的厨房,烛台切抱歉地表示点心已经没了。小狐丸哦了一声表示没关系就转身准备回房间,然后就察觉到一个人影窜过来往自己嘴里塞了满嘴。
“光忠做的点心哦,觉得怎么样怎么样!”鹤丸超期待地看着他。
小狐丸虽然觉得有点蹊跷但还是嚼了几下。嗯,糯米的质感很不错呢,这样想的他突然就觉得一股清凉而又刺激的感觉在口腔爆炸,不一会似乎连呼吸都带上了薄荷的清凉感。
而此时完成这场惊吓的主人公正在一边笑的不能自理,还边笑边说:“小狐丸你果然最容易吓了哈哈哈哈哈!吓到了吗?吓到了吧!”
小狐只能忍住自己扭曲的表情把点心咽下去,喉咙一片清凉。烛台切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赶过来查看,却也差不多了解了情况。
“让你吓到了真是对不起啊。”烛台切抱歉地说。
“啊,这个没什么事啦,不过点心很好吃诶。”俩人干脆就在这里聊了起来,鹤丸见他们不管自己也渐渐停止了大笑。
“啊,是吗!我还以为薄荷的味道会有些突兀呢。”烛台切说。
“完全没有哦,倒是之前的烦躁和闷热都一扫而尽了,真是谢谢你了。”小狐丸笑着说。
“这样啊,其实在点心里面加薄荷是鹤丸的主意。”烛台切说。
“诶?”小狐丸非常惊讶的说。
“是上一次夏景的时候,鹤丸突然跑过来跟我说在点心里加薄荷的话吃到的人肯定会被吓到吧,这样的话,我就在角落里种了一点薄荷。说实在话,如果今天鹤丸没有找出来的话,我都要把这件事忘了。”烛台切笑着说。
小狐丸在一边连声附和:“那还真是得感谢你了,鹤丸”然而这样说的小狐丸发现鹤丸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走了。估计是又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去吓别人了吧,光忠这样无奈地说。
于是两人又聊起其他的话题了。

而另一边的鹤丸正准备拿着点心找个角落慢慢吃的时候,在转角遇到了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
三日月宗近此时正坐在走廊边的地板上,旁边是一壶茶。鹤丸正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三日月明显也发现了这位“来客”。
“鹤是过来给我送点心的吗,哈哈哈,我真是有点开心呢。”三日月笑着说。
“只是碰巧而已,老爷爷。”鹤丸只得走过去坐下来。
“鹤不再近一点嘛?”三日月比了比两人的距离,大概能塞下两个太刀太郎了。
“还是不用了,这样就好。”鹤丸平静地说道。
然而这样其实没有什么用,因为老流氓表示鹤丸不过来自己就过去,反正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只要能吃掉鹤丸就行。
移过去的三日月笑盈盈地问:“鹤要不要喝一点茶,烛台切做的薄荷凉茶,真是很清凉呢。”完全无视了鹤丸敌视的目光。
虽然鹤丸很想现在就离开,但是......他真的没有办法在和三日月对视的情况下做任何动作。那双映着弯月的眼睛里,有着鹤丸一千多年都无法正视的威严。鹤丸只是默默的停在原地,看着三日月把茶杯放到自己手上。
鹤丸犹豫了一会儿,象征性的喝了几口就把杯子放在地板上推了过去。三日月笑着拿起杯子,用鹤丸喝过的一边喝了一口就放回托盘里了。鹤丸默默的又把头被过去,尽量不想刚刚自己看到的一幕。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就顺着刚刚的间接接吻想到几个小时前的吻:三日月的嘴唇的触感、三日月的舌头在自己口腔中肆意搜刮时的感觉、三日月右手作用在后脑的轻柔又不可抗拒的力度......
于是这样胡思乱想的鹤丸没有发现自己与三日月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三日月说话的时候他湿热的气息喷到自己的脸上。
三日月说:“鹤哟,你在想什么呢,脸这么红。”
鹤丸的脸更红了,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不敢回头,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直到三日月的两只手将他环住他才惊地转过头。三日月的双目望着他,问:“是在想之前的吻吗,鹤。”鹤丸沉默了一会,任命地点点头,尽量没有去想置在自已腰侧的双手越来越紧力度越来越大。
“真是可爱啊。”这样想笑着说的三日月稍稍低头,就吻上了鹤丸的嘴唇。
开始只是简单的互相接触,到后面越来越激烈。鹤丸从刚开始就已经放弃了抵抗,只是顺着三日月的动作口角厮磨,沉浸在两个人的世界。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三日月的双手在背后以一种强硬的力度将两人的身躯紧贴,衣装在摩擦下渐渐凌乱。
鹤丸不清楚为什么这条路上没有人经过,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想早点结束这个吻。

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32)
  1. _无味蓝染_水祭-yuki 转载了此文字
    水祭之主
©_无味蓝染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