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无味蓝染_

这里存档墙头本命 F王子和小狐狸的痴汉

礼物(8)

以明:

经♂验丰富爷x洁身自好鹤


说好的深夜发(其实是搞链接搞了好久,我蠢


全文链接是AO3的,应该都能开。进去后点Proceed查看正文。进去后点Proceed查看正文。进去后点Proceed查看正文。很重要说三遍。


因为有人说AO3打不开。所以找基友补了三个链接。应该总有能看的?


以及要是觉得看了会破坏我清甜美好的印象就不要开了(并没有那种印象


AO3


P站


微博文字版


微博图片版


三日月说话吐出的气在耳根后的脖子边带起一串麻痒感,鹤丸缩了缩脖子,手规规矩矩放回膝盖上,突然间又像个乖学生了。醉酒有益于犯傻,行为都不能用常理解释。三日月也很满意鹤丸能选择安静地撒酒疯,这样他能好好开车。
        回家路上鹤丸一直很安静,猛然想起点什么:“三日月,你脖子上的都好了?”说的是那天脖子上绑的纱布。
        “本来就没什么事。”虽然狮子王和石切丸都被吓傻了。对于三日月来说需要亲自动手的时候近乎没有,而亲自动手又被擦伤显然在狮子王眼里是大事一件,狮子王如果和石切丸有同样地位一定也忍不住好好说三日月一顿。
        那都是因为你呀。三日月想了想自己也觉得好笑。他把自己带进了鹤丸的世界,好像他本来平静得毫无波澜的生活也被鹤丸侵染了。
        再下车的时候鹤丸就不需要半靠着三日月了,他们互相握着对方的手腕。这是失而复得的亲密,谁都不想放手。夜晚的三条大院很安静,鹤丸任由三日月拉着他。三日月从本该转弯的地方直走了过去,迈进另一边的建筑。
        “喂三日月,走错了啊,不是迷路了吧。”鹤丸好歹还能记得家门,不容易。
        “这样吗?”三日月像是在应付,脚下却没停。在某扇门前停下的时候终于放开了鹤丸的手腕:“没走错。这是我家。”
        “哈?”
        被三日月带进门的时候鹤丸还在组织混乱不堪的语言。三日月家?三日月家在这?三日月怎么住得这么近?三日月怎么没说过?鲶尾怎么也没说过?什么居心?三日月家藏毒了吗?
        三日月证明了自己的确居心不良。灯来不及开,鹤丸的腰被三日月带着贴住自己的腰,唇舌纠缠上来的时候是从没有过地侵略性的亲吻。三日月的味道和酒精的味道都是让人迷醉的,这个亲吻尤其长,分开的时候鹤丸不得不伸出手擦去嘴角上的银丝。
       “咳...三日月?”鹤丸摸索着按开灯,三日月的手还放在自己的腰上。那个亲吻是信号,空气里都是那样的讯息,鹤丸暂时也忘了声讨三日月是他邻居这件事。
        “我以为鹤就是这个意思。”什么意思呢?撒酒疯的鹤丸的一切行为在三日月看来实在是邀请。这样的情况能忍就不是人。
        之前耀武扬威撒酒疯的鹤丸到这个时候反而矜持了起来,虽然他撒酒疯的确有那个意思:“三日月,我不会。”这种心理准备不是没有,不过小模特私生活检点,女人也许玩过,被男人玩当然没有过。
        “啊,没关系。”三日月笑得开心。鹤丸会不会不重要,他会就好了。


 


 

评论
热度(430)
  1. 流青风以明 转载了此文字
©_无味蓝染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