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无味蓝染_

这里存档墙头本命 F王子和小狐狸的痴汉

【三日鹤】桃子要吃熟的【。

暗搓搓的小角落

【桃子还是熟透的好吃啊。】


三日月坐在廊下,看着鹤丸在一旁清洗着刚采收下来的大颗甜美水蜜桃。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扬了扬眉,鹤丸挑了个桃子递到他手里。


三日月摩挲着那毛茸茸的表面,并没有吃,嘴角浮现出笑意。


【记得小鹤总是等不及,急吼吼的把树上的还青着的桃摘了给我,本想责怪几句,但是看着那挂了汗珠的小脸蛋,又舍不得,勉强咬了几口,可真是酸啊。】


【不要总提这种糗事啊你。】鹤丸丢过来一个不满的眼神,手上依旧忙碌着。


【哈哈哈,但是我真正想说的是另一件事呢。让你不快的话就不提起了。】


【什么啊。】


【今年采收了这么多,又可以做桃子酒了呢。】


【。。。!】


-------------------------------------------------------------------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吵着要去看烟火的鹤丸拉着三日月,在三条和五条无奈的目送中离席而去,但却没往外走而是神神秘秘地把他带去了后院。


【嘿嘿,你看!】从泥土中拎出一个小缸,鹤丸献宝一样地在三日月眼前晃了晃,擦掉表面的泥土,打开盖。


一阵甜馨的酒香。


【这次终于成功酿出来了。。。是桃子酒喔,就等你来的时候一起喝。】


*

*

*

*

*


【所以说,不是喝酒赏月吗,现在这个状况又是怎么回事。】


三日月用一贯的语调开口,带着笑意看向扑在自己身上的少年。


【可恶。。。你怎么还是这么冷静,我刚刚的问题你不打算回答吗!】


借着酒力发泄情绪的鹤丸,看着眼前那双似乎波澜不惊的新月,心里一阵无力,但毕竟说出去的话不能收回,只得嘴硬地追问。


回应他的是一个和平时一样的拥抱,还有对方微微的叹息。


和平时一样。


甚至手臂的力度都是一样,非常节制的温柔。


他想要的不是这样的。


鹤丸感到莫名的焦躁,只能顺势吻了上去,进行笨拙的唇舌探索。


三日月这时真的有点意外了,不过仍然很迅速地掌握了主动权。


【呼。。。】嘴唇分开时有透明的唾液牵连,鹤丸的面颊早已潮红起来,避开三日月玩味的目光,把脸埋进他的怀中。


【当然是喜欢的啊,鹤。】


在鹤丸的耐心到达极限之前,三日月的声音打破了沉寂的空气。


【那么,为什么不·抱·我?】鹤丸见他已接了话,索性横下心来问道。


【再过几年吧,你现在这个身体估计承受不来的。】


【明明都一样是付丧神怎么你就一副这方面经验丰富的样子。。。我不管我想试试看。】


【。。。痛的时候别哭出来啊。】

---------------------------------------------------------------------------


【哦呀呀,那时候梨花带雨的鹤真是惹人怜爱。】


【三·日·月!】


【哈哈哈,生气了吗?请你吃桃吧。】三日月把手里的桃子递还。


鹤丸接过,愤愤然咬了一大口,熟透的水蜜桃丰富的汁液顺着唇角流下。


糟糕衣服要脏了。


在这个想法闪过脑中的同时,皮肤上传来温润的触感。


三日月俯身舐去了那顺着鹤丸优美的脖颈线条滴到锁骨上的桃汁,在他微红的耳边低语。


【所以说,桃子,还是熟透的比较好吃。】



评论
热度(25)
  1. _无味蓝染_暗搓搓的小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暗搓搓的小角落
  2. _无味蓝染_暗搓搓的小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暗搓搓的小角落
©_无味蓝染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