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无味蓝染_

这里存档墙头本命 F王子和小狐狸的痴汉

礼物(2)

以明:

现代paro的三日鹤。
黑道三日月X小模特鹤丸。
私设十分多,十分多,十分多。请注意避雷。
文风话唠,特别话唠(。
想补一句关于今剑的设定。成年了但是不是大今剑,看上去还是个小朋友的样子w。


        第二天鹤丸起来的时候还早,他一向睡不踏实,虽然闲的时候能在床上赖一天,但真正安稳觉却没睡过多少。烛台切看样子是没来过,鹤丸在被子里挣扎了一会决定起床。他和大俱利都不是管事的人,工作安排生活安排全交给烛台切,现在烛台切没有来说明他还有自由活动的权利。鹤丸一边刷牙一边看手机清消息。○○圈动态被狮子王连点了十几条赞(点赞时间奇异,鹤丸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激动得没睡),短信里有一条未读,还是狮子王,这条的语气十分的公事公办,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
        “我们大当家的私人联系方式16○○○○○○”。没有多余的字多余的表情可以有,鹤丸看着末尾那个一脸呆滞的表情大概可以想象狮子王奉三日月之命发这条的心情。
        你别问我呀,我也不知道你们大当家在想什么。虽然这么想,鹤丸还是几乎确认了三日月早就认出他来了。不过认出来了又能怎样呢,毕竟是很多年前的不算深刻的相识,鹤丸还留着那根枝条,但三日月心里那个小朋友现在到底能算什么呢。
         三日月要鹤丸的联系方式是为了“意外的事情”。鹤丸一边想着是该出去玩还是该象征性的找烛台切问问工作,结果一开门刚好撞见正打算进门的烛台切。然后,“意外的事情”就发生了。
        “昨天晚上X市三个黑道组织有地盘纠纷,今天早上传闻是附近的领域管辖整个洗牌了。鹤丸你听说过三条组?别人告诉我说之前大半年他们一直放任底下两个小公会扩张势力,上个月开始这那两个公会的矛盾愈演愈烈,多次发生小规模火并,结果昨天晚上一起被三条组给端了。”烛台切这样的语气有点罕见,感觉是来找鹤丸唠嗑。“啧,据说昨天三条组的人在你和大俱利玩的那个娱乐中心找了其中一个小公会头头的麻烦?故事简直发生在身边啊。”
        鹤丸默默听着,虽然他对三条组很有兴趣,但是他觉得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烛台切很少找他唠嗑,而且现在是不闲的早上,烛台就算找他肯定也是谈工作。如果烛台切明明不闲还找他唠嗑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烛台切,是不是有什么麻烦的事了?”鹤丸从来不怕麻烦,他一脸喜闻乐见地打算倾听什么事让烛台切这么头疼。
       烛台切不能理解他的喜闻乐见,他觉得鹤丸听完以后肯定要出幺蛾子所以才聊聊黑道风云缓解一下气氛,于是他以尽量平淡的语气说:“给你和大俱利找的公寓出问题了。那几片房产都属于三条组和别人的争议地段,现在根本住不了人。我找过公司那边,一时也调不出合适的住处,你和大俱利的私人物品明天就到了,所以——”烛台切光忠无奈地笑笑:“所以,现在唯一有建设性的方法就是你和大俱利都暂时搬来我在这里的公寓。有点挤,不过撑个一段时间应该还好。”
        “别开玩笑了好吗。跟你俩住,想想都觉得十分...”鹤丸金色的眼睛里全都是难以置信,他小癖好挺重,老早就搬出来一个人住,现在要他爹妈一起尚且不习惯,何况还是烛台切和大俱利这两个关系诡异(似是而非的母子关系)的纯爷们。
        “Disgusting.”
        烛台切知道他的脾气,早料定他不会同意,不过他打算破罐子破摔,你还能怎么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赔违约金赔得绝对买不起房。
        鹤丸也知道他买不起房,不过他刚才听到一半就打了别的主意。“意外的事情”果然殃及到了他,虽然不知道某人有没有料想到这一步(虽然很难不过很有可能是有的,毕竟是高深莫测),但是既然能怪到三条组的头上就有理由去找三日月。谁让他巴巴地给了鹤丸什么私人联系方式。鹤丸此刻房子没着落,头疼。想到三日月,莫名有点气。于是跟烛台切撇下一句我先试试看就扭头播了三日月的“私人联系方式”。

       等待音响了三声就接通了,那边的人没有马上说话,背景听上去有点嘈杂。几秒钟之后忽然安静下来。
        “阿鹤。”如假包换的三日月的声音,陈述语气而不是疑问语气,像是早就料到了鹤丸的来电。称呼是从前的称呼,三日月一句话就明确告诉了鹤丸他还都记得。
        既然记得,那就熟人好话事。以前的鹤丸自然不会对三日月拘谨,现在虽然两个人都大不相同了,但既然三日月都点明了认这层关系,那索性就脸皮厚一点好了。
       “啊三日月,你果然还记得我啊。我简单说好了,我刚回国,安排的房子被你们昨晚的事给弄没了。狮子王跟我说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可以找你们,我想着既然你该认识我,我现在又是因为你们的原因要流落街头啦,所以找你解决问题应该没错对不对。”
       话说的简直厚脸皮且唐突无礼。鹤丸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人,但是对方是三日月就不太一样。鹤丸也说不清为什么,他以前想象过好多跟三日月重逢的场景,哪一种都没有现在奇怪,但是他就任由自己这么慌乱而不计后果地走向三日月。没经过太多的思考,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那是三日月。
        “好。这是应该的。毕竟我和阿鹤是旧相识嘛哈哈哈。”不愧是三日月,对鹤丸的唐突连点犹豫都没有。他料到了鹤丸要找他,但是没想到鹤丸会这么直接。不过直接也好。因为是鹤丸,所以三日月不介意,还暗自笑着呢。
        “阿鹤要是急就今天来一下C区的二十六号。我会安排好的。”


         半个小时后鹤丸就坐在二十六号那栋十分气派的写字楼二楼的等候厅里了。狮子王领他进来倒了杯水就急急忙忙走开了。他连续两天见到偶像觉得生活甜蜜得再不能多,无奈现在处于工作时间,又是非常时刻,他只好收起和偶像培养感情的心把鹤丸领到三日月在的会议厅外面。写字楼一到十层都是十分正规的小型私家企业,同时也是三条组摆在明面上的产业,上面几层虽然租出去了,不过整栋楼的产权也是三条组的,所以总归算是三条组的一个大本营。昨天的动静是三条组半年来最大的行动,现在楼里随处可见一身黑西装的人在处理后续。狮子王作为三日月的大秘书忙得快要飞起来,安排了这边又要去那边看看。鹤丸不懂,他也知道自己身为一个外人在这种地方老实待着是最好,所以他耐着性子在等候厅里欣赏了半个小时外面忙碌的三条组众。但是半个小时后就本性暴露,鹤丸开始不耐烦了,他走出去溜达了一圈,没见着狮子王,再坐回去好像又有点不甘心,索性心一横推开了会议室的门。三日月在开会又怎样,又不会吃了他。
        推开门的那一刻鹤丸就后悔了。偌大的会议厅里就四个人,四双眼睛在鹤丸开门的那一刻就看了过来。鹤丸打了个激灵,但是推门的手也收不回来了,他就有点尴尬地站在门口。三日月在中间的茶几边坐着,他知道鹤丸来了,但是他走不开,他没想到鹤丸竟然能冲进来。
        “干什么的。”问话的人在会议厅里唯一一张大桌后。看上去尤其严肃的中年人盯着鹤丸,他确信不记得组里有这么一号人,就算有敢闯进他开会的房间那肯定也是有点欠教育。
鹤丸这才感觉有点怕。这是三条组头目的气场,他是不怕三日月,但是也只是三日月。都是混黑道,真正的头目和狮子王这种纯打工的还是不一样的,他张开口刚想尽力解释一下,不过被人抢了先。
        “诶呀石切桑你别这么吓人嘛。鹤丸先生你也不是故意的不要太在意啦。石切桑,这就是鹤丸。嗯,刚给你提起过的那位。”今剑靠在墙边笑嘻嘻地打圆场,他身后墙角处还有个人,骨架宽阔身材壮硕,抱着双手站在阴影里。鹤丸进来的时候他打量了鹤丸几眼,等今剑开口解释完他就咧开嘴冲鹤丸笑了笑,露出的牙齿每一颗都是尖尖的,挺吓人。
        鹤丸不太能受得了三条组头目们的气场。他骑虎难下,一心只想退出去,只好艰难的强迫自己只看着三日月无视其他三个人把话说完:“不好意思你们继续忙。我什么事都没有。”
        三日月又好像不懂鹤丸此刻急切想要逃匿的心了。他站起来拦住鹤丸,鹤丸瞪了他一眼,三日月还有心情哈哈地笑着,说:“这回还是我的问题。抱歉让你等久了。我派个人去办。”

        鹤丸被三日月送出那个气氛吓人的会议室,三日月打了两个电话跟鹤丸一点头就转身钻了回去。他是真的走不开。三条组难得把当家和几个大头目都聚集在一起开会,不是三日月要求的,是石切丸要求的。三日月对那两个在他眼皮子底下不安分的组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了大半年就为了放长线钓大鱼。现在其中一个已经彻底解散,人员部分编入三条组,部分从这片地界上消失,另一个还有几分骨气,带着核心人员暂且从三条组手里逃走了。不过反正气数已尽,对于三日月都只是时间问题。这次虽然蓄谋已久,但是造成的各种方面的混乱一时间也增加了三条组的工作量。石切丸眼里容不得沙子,他要立刻把这些大事小事理顺才安心。他平时也不愿意请今剑和岩融这种只会对他有条不紊的人事安排搞破坏的主来,但是到底是组织的大事,所以他俩只是窝在墙角小声唠嗑没有切磋武艺拆桌子砸吊灯石切丸就已经很满意了。
        三日月也不是很愿意这个时候开会,这种细碎的小事他是从来都懒得管。坊间盛传三日月当家一靠自身气场二靠石切丸,石切丸给三条组擦屁股多年,管着钱管着人还偶尔管管乱过头的他的好弟兄们,反正也是个操心命,三日月懒得管的他都管,久而久之被依靠着所以面子也大。石切丸说要算账,三日月就陪他算。石切丸的面子必须要给,不然家里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这就是你那个小模特?”石切丸的思路刚被打断了有点头疼,刚好缓解一下心情来调侃三日月。他也不是总是那么严肃,尤其是关心到他的好弟兄们的时候。
        “哈哈哈,以前认识的人罢了。我也是昨天才知道他是个模特呢。”三日月不解释,石切丸深以为然地看他一眼继续低头算账。今剑在那边已经开始声情并茂地给岩融描述昨天“三日月初见小模特”的景况,岩融也饶有兴致,三日月不解释他们可以自己想象。他和今剑今天到场纯属摆设,能有有意思的事来开心一下也不算白来一趟。三日月继续坐下来耐着性子看石丸切让他过目的条目,又不由自主想起刚才鹤丸瞪他的眼神,不自觉地就笑开了。日子还长得很,他要干什么都有的是时间。


        鹤丸被三日月派的车送到了传闻中给他安排的房子的地址。下车一抬头,还真是到了熟悉的地方了。就是曾经的三条大院,往里看看那颗大樱树还在呢,开花季还早,现在还光秃秃的。它比鹤丸记忆里还雄伟了一圈,依旧繁荣昌盛着。鹤丸有点感慨,这棵树真是他童年为数不多可以称之为唯美的回忆。大门口有个长马尾的青年,一见到鹤丸下车就哒哒地跑过来确认了鹤丸是自己等的人就做起了自我介绍:“鹤丸先生你好我叫鲶尾,鲶尾藤四郎,三日月先生嘱咐我带你看房,请你跟我走这边。”
        跟狮子王也不一样,鲶尾的身上没有半点黑道气,眼神纯净,鹤丸觉得人不可貌相,初中生(今剑)也能耍蝴蝶刀呢,眼前这个看上去有点二二的青年说不定也是什么厉害的角色。
        “喂喂,我可是知道这是你们三条组的老巢啊,这房子没问题吗,不会以前用来藏尸藏毒什么的吧。”鹤丸对黑道的了解大概也就电影里那些,随口胡诌起来。
        鲶尾挠了挠头,有点尴尬。他觉得鹤丸有点脱线,不过还是认真的解释起来:“首先,这里已经不是三条组的老巢了,也许十几年前是的,不过现在也就是个普通的高级住宅区,所以鹤丸先生你放心住绝对没问题。其次我不是三条组的人,我只是帮三日月先生管着他的私人财产,平时随便打打工过日子的。”他家底清白得很,的确不算三条组的人。
       “不是三条组的人三日月请你管财产?有点厉害啊。”
        鲶尾笑得腼腆:“我和发小都是孤儿,多亏三日月先生资助才完成学业。我那个发小是读书的料,三日月先生还资助他读研究院,我就算了,想着承蒙三日月先生关照这么多年实在不好意思,就来看看有什么能做的。”把自己资助的小青年拉进黑道有点不厚道,三日月不在乎鲶尾报不报恩,只因为鲶尾执意要求才给他找了个活干。
        “三日月还搞慈善?现在黑道都兴这个吗?”鹤丸觉得有点好玩,他觉得黑道不是干架就是贩毒,资助穷困学生这和电影不太一样嘛。
        “偶尔吧。虽然我不知道鹤丸先生你在想什么啦,但是三日月先生和三条组大概不是你想的那样哦?”鲶尾看鹤丸的表情就知道他被帮派电影荼毒得深。电影到底是电影,黑道虽然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组织,但是没有成天都在贩毒卖器官。
        当年的三条大院只是这片高级住宅区的一部分。这里比起那些由于工业膨胀而拔地而起的建筑群无论是环境还是设计都舒心得多。小区绿化相当好,树木都不是普通糊弄的货色,内里有些宅子也有些年头了,一侧爬满了藤条,倒显得十分幽静而舒适。这是X市老派富人的选择,离闹市区不远,但是周围偏偏安静得很。鲶尾跟鹤丸说X市有三两个有名的作家也住这里。三条组的人早就把这里卖掉了,三日月在这里留了房产,是没住过人的新屋,现在拿来给鹤丸住。鹤丸看环境就觉得喜欢,进屋里看看基础家具都摆好了,明显是没经过人气的,三日月体贴周到,他满意得不行。烛台切先前安排的住处几乎肯定是没有这里好的。
       鲶尾把两把钥匙都交给鹤丸,鹤丸想了想还给他一把。
      “我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玩忘了,备用你留着吧。”鲶尾点点头收好。三日月嘱咐他有事听鹤丸的,看来是要做长久联系的打算。
        鹤丸兜里发出一阵怪笑,他出来大半天了,烛台切再不找他说不过去。他在电话这头应付,不想跟烛台切提三日月。烛台切没想到他真能找到房子,心想着晚点跟大俱利去看看,当下也就把地址要了过来发给搬家公司。鲶尾想着该干的事都干完了,他晚上还有一份炸鸡块的打工,就把该留的联系方式留下跟鹤丸说辛苦了,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回过头。
       “鹤丸先生的手机铃声难道是自己录的?”
        鹤丸一愣后一脸惊喜:“你怎么知道的,吓到了吗!还没人听出来过呢。”
        鲶尾也一脸惊喜,掏出手机按了几个键,扩音器里冒出一句音跑了八千米的奇怪歌词:“大爷~心情好~出来~遛遛~~鸟~”
        “我觉得我们应该是一类人。”鲶尾义正言辞地说。那种人呢?自己录奇怪手机铃声的神经病。神经病们总能通过蛛丝马迹的细节找到自己的同类。
        鹤丸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这是一段建立在奇怪的手机铃声上的友谊。

         隔天鹤丸把自己的东西一股脑搬进了他的新公寓。三日月给的这房子足够大,客厅基本是空的,鹤丸暂且没想好填什么。衣柜对于鹤丸来说有点小,不过勉强能用。他就算赔了违约金也是一年都不会穿重样的人,皮鞋码起来有半面墙。烛台切和大俱利以帮鹤丸搬东西为名来参观鹤丸的新房子,确认鹤丸没有卖身也没有卖艺以后对鹤丸还有这样的“朋友”另眼相看。鹤丸和这两个人是不会牵扯到私人生活的至交,烛台切虽然好奇也就此打住不多问了。

        三天后烛台切安排第一份工作就下来了,本土杂志的封面担当,难得的大俱利和鹤丸一起出镜。和烛台切合作的公司说是要麻烦他俩,其实也是送上门来的好意,旨在借那本本地很火的时尚杂志介绍一下鹤丸和大俱利。B国的人也挺精明,早看出来烛台切带的人不是池中之物,不如能帮一把是一把,以后发达起来大家都好办事。这种程度的工作对鹤丸和大俱利来说都不算事,早上开拍中午吃个饭做了个访问,下午就收尾了。烛台切说要一起去哪里小庆祝一下首次工作顺利,鹤丸翻出手机查馆子,一个来电就进来,备注也是十分的意外,鹤丸第一次看见这个备注出现在来电“黑社会头头三日月☆”。
        “喂,三日月?”他有点意外,自从那天拿到房子后三日月就再没联系过他,倒是鲶尾每天给他发一条冷笑话,狮子王分享搞笑动物视频的时候也艾特他。
        “是我。房子住的还好吗?前两天走不开。”
       “好得很。多谢你。”岂止是好,连小区里的装饰鱼塘都堪称完美。
       “哈哈哈,那就好。阿鹤今晚有空吗,想请你吃个饭。”
       “为什么?”
       “给你接风洗尘。”
       这个理由正当,恰当,而且三日月也该找鹤丸吃饭,他们之前的一切都发生的不合时宜,房子都给了,话还没说上几句。于是鹤丸毫不犹豫地放了烛台切和大俱利的鸽子,大俱利此刻思考倒多了起来,他简单联想了一下鹤丸的房子和那天晚上明显和鹤丸认识的三条组,不顾烛台切迷惑的表情问鹤丸:“你有危险吗?有事需要紧急联系吗?有想过求救暗号?”
        大俱利还是那个巧克力色的大俱利,他以为鹤丸被黑社会给威胁了。鹤丸有点心塞,他一边给烛台切解释并不是这样一边心疼烛台切,拉扯这么大情商还低成这样,他要是烛台切这个当妈的肯定好不了了。

         三日月选的地方风格也十分的三日月。古朴的装修风格透着安静祥和,中央的总服务处是一间讲究的亭子,各个包间都被风雅的屏风隔着,地板被浅浅的池塘代替,水面上搭起木制的小桥用来走动。鹤丸坐在三日月对面,榻榻米上摆着一条长桌,菜在鹤丸刚坐定就上齐了,每个碟子都小小的,里面盛着上好的山珍或刺身。
        三日月招呼鹤丸,说是既然接风洗尘那就吃点家乡才有的。鹤丸觉得这馆子肯定难定,刺身鲜到要入口即化,抿一口清酒也是甘醇的味道。三日月吃两口就把自己眼前的给鹤丸换过去,本来每份就没有多少,两个人一人吃一点恰好能吃完。
        鹤丸不是耐得住安静的人,他先开始了话题,无非是讲讲他出国后怎么长大怎么出道,怎么又沦落到陪违约金买不起房。三日月带着淡淡的微笑听着,鹤丸边吃边说呛到了芥末,三日月就适时地把一边温湿了的毛巾递给他,鹤丸急急忙忙拿过来碰到了三日月的手,三日月的手也不知道是本来就那样温暖宽厚还是因为握住了毛巾,鹤丸把毛巾上染上芥末的味道,他好久没吃这个味了,呛得眼泪都出来了。三日月还伸出手拍拍鹤丸的背,却被鹤丸躲开了。咳完的鹤丸带着有点水气的眼神对三日月说:“你刚才的感觉好像在哄小孩一样。虽然感觉这么提醒你有点多余,但是我现在也是大人了。”他顿了顿又说:“称呼也换一个好吗。我爹都快不叫我阿鹤了。”鹤丸感觉终于找到了跟三日月相处的违和感,他感觉三日月还把他当那个小小鹤,宠着任着。虽然他和三日月之前也一直是这种关系,但是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鹤丸不爽就要说出来。
        三日月当即就改了称呼:“我当然知道鹤长大了。”还是宠着任着顺着他,不过鹤丸满意了些。
        接下来的对话换鹤丸问三日月。黑道都是什么样的?你打架厉害吗?贩毒卖器官吗?条子那里有没有你的通缉像?问的尽是电影里夸张离谱的情节。三日月大部分都否认了,鹤丸再追问,能解释的就解释,不能解释的就不言语,鹤丸也觉得没意思,三日月不是那种容易侃起来的类型,到头来无论问答都是他在说。
       “但是你们诱导未成年不学好啊。这样多不好。”
       “谁是未成年?”这个三日月必须要否认,他向来不许三条组随便扩张组员,尤其是对向是身家清白的普通人和学生。
       “今剑啊。国小毕业没多久吧。”
       “哈哈哈,今剑快21了。下个月生日,你有兴致可以去参加他的生日趴。他应该不介意邀请你。”
       “哇...”该惊讶还是该赞叹。明明就是那么一点点的小孩子样居然比鹤丸小不了多少。三条组的人果然都是怪物。
       鹤丸又跟三日月谈起鲶尾,三日月对他资助的两个小朋友满意得很。鲶尾性格好骨喰脑子好,后者现在在隔壁市的著名研究院深造。鹤丸跟三日月说他觉得鲶尾好得不得了!有意思得不得了!(手机铃声的友谊)三日月见他这么喜欢鲶尾索性就说:“你要中意他要去当助理也行。他干这些事还挺利索,反正他在我这里也没多少事,我给工资他也不要,去你那边可能更好。”
       “那你给我助理发工资吗?”原是玩笑话,鹤丸从没有过助理,现在他也请不起助理,不过也没想要过助理。
       “发。你就当帮我一个忙,那孩子除了我这里听说还打着三份工,我说也不听。”三日月想到鲶尾的听话,又想到有鲶尾在鹤丸身边,自己要找鹤丸或者知道鹤丸什么也方便得很,顿时觉得自己随口的提议真是十分地英明神武。
        “那感情好。鲶尾没意见我就没意见。”鹤丸也是真喜欢鲶尾,他觉得鲶尾是能跟他玩到一起的人,至于助理的活,反正也是烛台切干。
         “我会跟他说。我送你回去吧。”入夜的冷风嗖嗖的,鹤丸穿的薄,脖子也露着,风灌进来彻骨地凉。他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肩上一重,是三日月的大衣。
          “早晚温差有点大,别着凉。”
          这种对待小朋友的行为鹤丸本该推开的,但是三日月的大衣还带着体温,从肩头暖到脚趾,舒服得不行。黑色的布料厚实而柔软, 他系了一颗扣子,银色的发尾都包进了领口。三日月叫车把鹤丸送走,大衣也不要了,他是故意的,然而鹤丸没拒绝,所以心里到底还是高兴的。
          鹤丸呢,吃得饱有点晕晕的了,领口上是陌生的味道,很好闻,三日月的衣服都是好的,鹤丸翻了翻没找到标志,材质却是上等货,能想到的只有是给三日月量身而裁的。
        “真是个讲究的人啊,三日月。”

====================

发第一篇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我这个话唠的文(。)看着热度真的w十分w十分ww开心!!
谢谢各位的喜欢!!!
我有每天努力写一点。但是因为这几个月三次元的确十分多事,所以更新速度大概也就(。)争取努力做一个负责的人,不坑(。)
再次感谢大家。真的超开心w

评论
热度(567)
©_无味蓝染_ | Powered by LOFTER